生茶 | 老帕卡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
初遇时你在我的背篓里,到家了你在外婆的铜壶里,轻吻你时你在红米饭里,你陪我的时候在革命水壶里,时隔多年,重逢时,你将是我永生的伴侣,不在为谁回眸。

回不去的童年时光都在这杯老帕卡里。

老帕卡 一般选秋入冬采的茶,春天伤芽,夏天味淡,秋天香高,冬日随采。选向阳荒山茶树,阳光充足的地方茶香回甘好,阴凉背阴的茶味淡,苦涩味重不选。

老帕卡在冲泡之前若条件允许在炭火上稍微烘烤(小时候这是我的专职不知我烧掉多少竹铲),等着茶叶的香气释放出来再放入铜壶中,在炭火上慢慢煮,满屋喷香。

老帕卡只是经过"捞青"杀青,故冲泡过后叶底完整,晾干即是一张野生古茶树树叶的标本,也可以当书签用。

老帕卡是回忆休闲时喝的茶,是泡红米饭的茶,也是逢年过节招待亲朋好友的茶。也是一老一少暖心的茶,更像是外婆的爱,淡淡的、香香的、甜甜的,存着我的思念和遗憾。。。。

人生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百年的老茶依旧等待着一代一代的人去了解和品尝它,似乎历史可以追溯。

一片神奇的叶子

最好的怀念方式就是找到那把铜壶,用火烤过的老帕卡和水相拥,缠绵着几世的恩怨。

 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