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朝花夕拾】|绿宝石有声读物《记忆中老帕卡的味道》 作者:权力利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一段段陈年往事

一出出世情沧桑

似悲欢冷暖与凡尘遥望

像五味杂陈随烟火流散

繁芜中

依然有天荒地老的岁月静好

有一天

终会有不期而遇的欣喜眷恋

 

.——Life is a moment story

 

 

记忆中老帕卡的味道

 

作者:权力利

       在家乡被古茶园环绕的村寨里,祖辈们采摘完鲜叶后,都会把大茶树上的老叶片顺带着背回家。

当所有的制茶程序完成后,那些揉不紧、还依然伸展的老叶片都会被拣出来。一家人不分里外的用大茶壶烧水,共用一个大茶缸冲泡这些老叶子,然后一起牛饮。这些当季的老叶子,就是我们村寨里世代流传、人人爱喝的老帕卡了。

老帕卡以其甘甜厚醇的滋味、典雅的香气、不苦不涩的口感、独特的韵味、持久耐泡和不伤胃的品性而备受大家喜爱和推崇。

说起老帕卡,就不禁想起我的老祖爹和外婆。

       老祖爹做过茶商当过教书先生。我们姐妹小的时候他就已经80多岁了。老祖爹极爱喝老帕卡,在他那不分昼夜、随身携带的银白色的小锑壶里,总是泡着浓浓的老帕卡。

他睡觉前喝、半夜醒来喝、早起时更要喝。有时,我和妹妹忍不住好奇,便偷偷地啜两口他的爱茶,滋味极苦赶紧跑出去舀一大瓢凉水,大口大口地喝下去,然后撇撇嘴说:“还是井水好喝!”这时他总宠溺着对我们笑。

他教我们念《三字经》、背“才子读书来,来到桂花开”的诗句,还常常讲发生在茶马古道上的故事。告诉我们说茶叶不仅有干毛茶,还有七子饼茶、葫芦茶、南瓜茶、铜钱茶等。茶也不仅仅能解渴、解毒、消食,还是一种文化呐。

       我的外婆是个极有修养、贤惠的女人。我们姐妹从小就是被外婆拉扯大的。记得每晚睡前,故事《蛇郎哥哥》《大蒸吧二蒸底三饭勺》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……都随着外婆轻柔的声音伴着我们入眠,在这些好听的故事里,我们懵懵懂懂地明白了很多道理。
       外婆采茶时都会带着我们。古茶园里那些不知名的小花、小草、蚂蚁、青蛙都是我们儿时伙伴和玩具。而外婆的大包头、大面襟衣衫也总是我们玩累小憩时,避免着凉的铺垫和被子了。

就这样在老祖爹和外婆日渐弯下的腰身里我们长大了。也不知从何时起,我竟喝起了这陈年的老帕卡,喜欢上了这浓浓、滑滑、偶尔夹杂着一股火烟味的老茶汤。如今,只有寨子里挂着烟袋的老人们才会喝这陈年的老帕卡,而年轻人似乎很少有人会喝了。

老帕卡——

这摇曳在旧时光里的老茶汤,

这永不褪色的“老人”味儿,

在悠悠的岁月里,

悄无声息地绽放着,

安静而绵长……

备注:

☆ 老帕卡:老黄片

☆ 老祖爹:我爷爷的爸爸

☆ 火烟味:老草烟

朗读:玖越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